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销商品

浏览历史

© 2005-2020 司马相如名气很大这固然由于他与卓文君惊世骇俗的爱情更重要的却是他恣肆汪洋的才华。他的文章写得好特别善写辞赋赋是当时最风行的文体一篇赋的影响力,往往可以让作者声名鹊起甚至上达天听此前贾谊的宣室夜对和此后左思的洛阳纸贵都是由于赋写得好。而刘彻又特别好这一口在杀人和玩女人的间隙里他喜欢摇头晃脑地吟诵辞赋作为激情过后的消遣和自娱以寻求快感的延时效应。赋者敷也就是铺陈满篇尽是华丽生僻的词藻洋洋洒洒地铺陈开去对偶排比连句层层渲染让你目不暇接。 这种文体多用于描写都城宫宇园苑和帝王穷奢极欲的生活说到底是给权势者歌功颂德捧臭脚的东西。二千多年后有一位伟人在文艺座谈会上说歌功颂德的作品未必不伟大。但揆诸文学史为权势者歌功颂德这类作品中伟大的比例实在太少,因为伟大的作品多是面向民众且具有悲悯情怀的。但权势者喜欢有人向他献媚为他歌功颂德献媚是献媚者的通行证写那样的作品作家往往名利双收。司马相如就凭几篇大赋当上了皇帝的文学侍从并且住进了茂陵的富人区。毋庸置疑该同志是个文学天才但天才的第一声啼哭也决不会就是一首好诗,比他年轻三十多岁的司马迁后来给他作传时说他口吃而善著书。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